秋山一梦

7月12日

今天是奶奶出院回家的日子。
出院回家,说白了就是盐水都挂不进,医生建议你落叶归根似的回老家等死了。
前些日子看着奶奶一点点衰弱并没有带给我很大触动,只当是九十岁的躯壳不堪重负,像树一样老了。
但昨天半夜她像是回光返照般的耳聪目明起来,忽然冒出一句,“做人真是稀里糊涂啊”。让原本就稀里糊涂的我整晚上都稀里糊涂。
都说世上最公平的是人终有一死、最不公平的何尝不是这赤条条来去无牵挂。
九十年历经风雨,那一点点妇人家的懦弱和长舌也被人埋怨过,贤良温驯、乐观坚强可还是她戴着的标签。
有多少爱付出了收不回来,又有多少亏欠随着生命的陨落化作一声叹息消失在空气里。
晨开暮闭譬如朝颜,一场游戏一场梦罢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