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山一梦

太子与质子

是日乃东山国太子王俊凯的十七岁诞辰。
皇宫里佳肴珍馔,结彩张灯,笙箫默备,却少了一个主角——咱们的太子不见了。皇帝大发雷霆,皇帝老婆更是急得跺脚。
邢妃找来一众暗卫,拧着帕子下了死命令“找!给我去找!找不到当心你们的脑袋!” 暗卫得了令哆哆嗦嗦就冲出了宫门。
————————
此时秦遥河上人声鼎沸,卖货的放了挑子,看店的关了铺子,剃头的丢了剪子,全挤在桥上看热闹。
逃出宫的王俊凯正经过此地,迷迷糊糊的就被人群挤到了最前边。只见一青衣黑发的身影在秦遥河冰凉的水里挣扎。来不及叹声世风日下,王俊凯出于本能地推开身侧探头探脑的吃瓜群众就跳了下去。
水里的人已然精疲力竭,在营救者怀里一动不动,只一只骨节分明而苍白异常的手牢牢抓住王俊凯的肘,紧贴着脸颊的发丝往下低落水珠。
王俊凯紧搂着那人,用尽力气把他托上岸,接着一个翻身也跳了上来。好一位古道热肠的公子哥儿,这会儿深蓝色华缎衣裳都被水浸成了墨色,束发的银冠摇摇欲坠,却显得他剑眉星目更加英气,引得众人齐声喝彩。
“公子在这里!” 这声音猛钻进了王俊凯的耳朵,来不及思考,他又一个回身扎进了水里,谁知道岸上躺着的那位也跟着跳了下来。“哎呦喂大哥,刚把你救起来,你又……”
就在这时,一群缁衣的带刀侍卫从人群里挤了出来,“公子!”
什么都不管了,王俊凯拽着身边这位就往下游去,游到汪家口的桥墩下,一直躲到夕阳西下才抱着半死不活的人爬上岸,在林子里找了处干燥的角落生火取暖。
身子转暖,青衣的少年终于有些清醒了,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着王俊凯,“谢谢你……”
“你为什么跟我跳下水?”王俊凯见他醒了,立马抛出了自己纠结了半晌的问题,谁知对方没有回答,而是问道“那……那你又为什么要跳下水?”
王俊凯怔了一下,这才正视少年的脸庞,诧异的发现他的面容是那么的苍白精致,对方正静静地望着自己,火光映照着他的杏眸,像是星子在里面闪动。
“我……我不能说。”王俊凯低下头。
“那我也不能。”他的脸上浮现一点笑意,这笑有点脆弱还透着苦涩,却让王俊凯意外的,觉得很美。
“我叫王俊凯,你叫什么名字?”
“王……王源。”
“你我是本家。” 王俊凯对着他露出两颗小虎牙,王源不知自己为何有些赧然。
经过这一番交谈,两人都知道了对方都是“被通缉”的身份,心里好奇缘由,却又彼此心照不宣,就这么依偎着在林中休息了一晚。
——————————
第二日一早,王俊凯醒来后发现王源还睡得极沉, 唤他也唤不醒 ,拿手一探才发现他额头烫的惊人,着急得背起他就往林子外的酒家去。
“小二,一间客房,再帮我们找个大夫。”王俊凯身上的钱袋早就在河里丢失了,浑身上下值钱的只有腰上的九龙佩,无奈把玉佩解下放在小二手上,“送点吃的和热水上来,对了,准备一套干净的衣服。”
王俊凯知道这玉佩一出,自己的行踪便暴露无遗,必定会引来宫中暗卫,但此刻他心里只担心身边这人,抓回宫便抓回宫吧。
他轻手轻脚地把王源放上床,犹疑了一下替他把身上的衣服脱了,拿热水替他擦拭。王源的脸烧得满是红晕,迷迷糊糊还在说话,只听得几个挣扎般的字眼,还有“西沅”什么的。西沅?西沅国? 王俊凯替他换好衣服,让了郎中来看,同时也默默地等着暗卫的出现。
果不其然,这头郎中还没走,外边毕恭毕敬的敲门声就响了起来。“公子。”
王俊凯出来带上门,跟着几个暗卫走到了角落。
“太子。请跟属下回宫。”
“你们先回去,就跟父皇母后说恩师云游归来,我随他云游半载便回。”
“太子,别让属下为难啊……西沅国质子半途失踪了,您不必再躲藏了。”暗卫眼看着就要哭了。
————————————
原来东山与西沅两国交战已久,积恶深重,王俊凯的父王不负祖望,终于在这一年击败西沅。为了压制西沅,东山帝要求西沅交出王子为质,后来更是延续本国的传统,要求质子嫁给未来东山皇帝,当今太子为男妃。
击败敌国,羞辱敌国,又与敌国结亲立盟。这一传统在别的朝代看来或许荒谬之极,但在这里,确实是经久不衰的固国良策。
王俊凯并不是不顾全大局,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自小读史研兵的他认为这种和亲征服过于原始,不但不能使国家长治久安,反而容易留有后患,谁能保证西沅他日不反攻,而质子不会卧薪尝胆呢?
原本太子诞辰日便是两国的和亲日,谁知道西沅质子刚烈不屈,不知如何在半途脱逃了,刚得知这一消息的东山帝转而又发现太子也不见了,实实在在气的两头冒烟。
————————————
“你说,质子失踪了?怎么失踪的?”
“属下……只知道西沅一行来本国是走的水路,随同的客卿发现时,质子已经不见了。”
水路?王俊凯忽的福至心灵。“你可知西沅质子的名讳?”
“质子姓王,单名一个源。”
呵,这傻子,作为一个敌国逃犯,当初自己问他名字的时候,居然报了真实姓名……不过自己对着他,不也没能撒上谎吗?好在他不知道东山太子就叫王俊凯……想到这里,王俊凯忍不住牵动了唇角。
“你回去跟皇上复命吧,就说太子与质子,十日内回宫。”
————————————
王源醒了,躺在王俊凯怀里。王俊凯左手环过他的腰端着药碗,右手拿着药匙喂他喝药。
王源觉得很奇怪,在这个初识的几乎可以说是陌生人的王俊凯面前,自己居然毫无自觉地卸下了防备。即使是这样令人羞赧的姿势,他的内心也没有拒绝,反而很喜欢这种温存的感觉。
喂完药,王俊凯扶着王源躺好,放了碗又坐到床沿。
王源抬起头对上一双深不见底的桃花眼,感觉前所未有的眩晕,连忙又低下头,却止不住两片红霞飞上面颊。
“王源……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你昨天一开始会落在水里吗……”
他的眼神如此真诚,逼着王源说出了一点真相。“我……有人追我,我本想游水脱逃,谁知后来体力不济……”
“听说西沅少河湖,西沅人水性都不好。”王俊凯还是直直地盯着王源的双眸。
王源一惊,神情透露出戒备,“你怎么知道我是西沅人?”
“你烧糊涂了,自己说出来的。”王俊凯一脸无辜。“所以你后来又跟着我跳水,是以为有人回来追你?”
王源点点头。
接下来是长久的沉默,正当王源想问点什么来缓解这种尴尬的时候,王俊凯就冒出了惊世骇俗的言论。“源源,我喜欢你。”
“啊?!”  “我说,王源,我喜欢你。 见到你的第一眼,就觉得心动。”
王源的耳根红了,他忽然觉得不知所措,嘴里却自动吐露了心声,“我觉得,我好像也喜欢你……”
“!!!”王俊凯没有怀疑自己的耳朵,一把抱住了面前的人,“源源!”
——————————
王源深吸一口气,刚刚十六岁的他自小被养在深宫,学习诸子百家,文武之道,却未曾了解过情爱,单纯的如同宣纸。而王俊凯又何尝不是。因为单纯,喜欢便如同本能般脱口而出。对喜欢的人,怎么能有隐瞒呢?
他俩几乎是同时开口,“王俊凯。”“源源。”
“你先说。”王俊凯噤声。
“我是西沅国的质子,你是东山国人,想必知道我国战败,质子和亲之事……”王俊凯望着王源的眼睛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我不愿意,堂堂七尺男儿,如何受不了这等羞辱……但是我父王他硬是把我送来了东山,所以我……”王源低下了头。“还好遇到你。”
“源源,谢谢你告诉我真相。”他握住王源修长苍白的手,“我对你也无可隐瞒。昨日追我的人是皇宫的暗卫,我便是东山国的太子,他们并不知道你在那里,而是想抓我回宫。”王源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王俊凯加重了手上的力道。“至于我昨日为何逃离皇宫……也是跟你一样。还好……遇到你。”
“源源,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受一点委屈。”
“你不愿意和亲,我等你,我会说服父皇,让你入朝为官。但是我们要一辈子在一起。”
————————————
东山帝三十年(也就是原定要和亲的这一年),西沅质子源作为东山国史上第一个没有和亲的战败国质子入朝为大夫参政。
东山帝三十五年,太子王俊凯即位,质子源为右丞相。
王俊凯在位十年不立一妃,后禅位三王爷,同年质子源辞官。
后西沅与东山两国世代交好,战乱偃息。
————————————
番外1

“源源,大臣们又劝谏我纳妃立后了。”
“晚上我回相府住。”
(>д<)“不要!”

番外2

“小凯,我想家了。我想西沅的雪山、草原、还有冰糖葫芦。”
王俊凯有点心疼。他的源源不开心。
“等我十年,让我完成父皇所托。三弟即位后,我就陪你回西沅。夏天我们一起在草原上放牧,我们两个人骑一匹马;冬天我们一起在暖帐里做梦,我抱着你,数你眼里的星星,那时候你就躺在我怀里睡懒觉。事实上我们还会有两个十年、三个十年、很多个十年,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只要你想,我就陪着你,好不好?”
“好……我等你。”王源的眼角微红,嘴唇轻轻抿着。
王俊凯知道他这是感动了,一把把人搂进怀里,亲吻他的发丝,“源源,还好遇见你。”
————————————

大半夜写的,
有点短,有点仓促,进度还有点快
但是表达的心意是一样的——
感谢遇见你,不顾旁人眼光地默默爱你,一切都是为了你。
啊大哥生日快乐!
——0921凌晨三点二十四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