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山一梦

今天看个狗血小说哭湿了被子,现实中找不到的东西,却和现实中是一个道理。

有时候我觉得 god is just a writer, 一个忙得只能写大纲的writer。
很多事情由得了天由不得你,写字的人大笔一挥而已。
我们爬行在那一串串文字上面,偶尔挣扎两下,最后殊途同归。
我们,都太渺小了。

想起中学时候喜欢的余华,
比如活着、比如在细雨中呼喊,在书里谁能喊的出声音,在现实里又有多少人能改变命运。

评论